房产 健康养生 金融 汽车 摄影 教育 新闻资讯 微信热点 法律频道 拉呱社区 微博 数字报 专题 招聘 投稿 活动
校外培训机构,该怎么管(2)
发布时间:2021-04-21 16: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因此,需要调整校园减负一刀切的做法,让校内教育最大程度满足不同的教育追求。如此,才能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把课外的需求降下来,才能从根本上遏制课外辅导班泛滥的现象。(陈志文 作者系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

  没上过奥数班,我不认为和同龄人有差距

很多孩子的童年都有关于上课外班的回忆吧,我的童年也不例外。从兴趣类的绘画、合唱、舞蹈、朗诵、钢琴、围棋,再到技能类的轮滑、游泳、羽毛球……我上过各式各样的课外班,它们持续的时间从几个月到一两年或四五年不等。

这些种类丰富的课外班,为我的童年添加了一抹别样的色彩,更对我的成长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通过少年宫短暂的合唱课,我爱上了歌唱,并拥有了迄今长达10年的校合唱团的经历,音乐成了我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小学持续4年的围棋课,不仅是我周末放松身心、广交“棋友”的场所,更是让黑白棋子在我的思维中碰撞出火花,锻炼提升了我的思维能力。作为小小志愿者,周末在中国科技馆服务的两年也是一份快乐的回忆。

对我来说,童年时上的这些课外班,从来都不是枯燥乏味的课程,每一个兴趣班都是我真心喜欢且受益匪浅的。

上初中以后,这些兴趣类的课外班便减少了许多,校内课程的学习成为更重要的部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课余时间,都是被语数英等课程充斥着。也许家长从小对我的学习,采用的就是基本不干涉的模式,更多强调和培养我的自学能力,我也从来没有上过奥数班。

升入初中后因需要而尝试上过的数学、物理课外班也从没有超过半年的,不论是大班教学或一对一的课程,我都不认为它们的效果比我自学的效果强。比起出校门后换个地方听老师灌输知识,被动地在书本上奋笔疾书,我更喜欢在自己的一隅之地里,徜徉在无人打扰的环境中,享受冥思苦想后成功解题的快感,当总结好专属于我的个性化学习技巧后,还会收获无尽的满足感。

或许课外班的老师有更多样化的技巧,但在网络如此发达的时代,有什么知识是不能在网络上筛选后得到的呢?例如我曾在B站上看过某位老师分享的教学视频,进而巩固了三角函数的知识;疫情期间通过电视补充学习了英语语法……这些视频既可以随时使用进度条调整进度,反复观看,也可以“二倍速”浏览,节省更多的时间。这样的学习方式可谓是质量与效率兼得。

要说在上学后我坚持时间最长的课外班,那就是英语了。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周末时间的一部分一定会留给英语,毕竟语言学习是长期的过程。

现在高三的我回想起成长的时光,更多是在课外书与旅途中度过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从不认为我在学习上与那些从小上遍奥数、作文等学习班的同学有多大差距,反而我感谢父母给予我一个丰富多彩的童年,让我能不断拓宽知识面,领略祖国无数大好河山。“向内行走,向外认知”便是如此吧。(李希希 作者系北京市海淀区高三学生)

——————————

  家长为什么心甘情愿送孩子去培训班

对家长们来说,校外培训可以说是一个又爱又恨的存在。因为有了校外培训,家长们的钱包不断地“瘦身”,孩子们则一个个成了“吞金兽”。作为一名“打工人”家长,我对此是深有感触。

但是,家长们为什么心甘情愿地把挣的那点钱送进校外培训机构?要说完全是非理性,也不是事实。如今一些商业机构以牟利为目的,利用种种手段制造教育焦虑,怂恿、诱导家长们拼命报班。以至于这几年来,超前教育、过度教育现象在一些地方蔚然成风,这让家长、孩子都苦不堪言,对教育有害无益。

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假如一刀切地禁止校外培训,也不现实。因为校外培训自有其优势。作为一名“佛系”家长,我自认为对孩子的教育并没有太大的执念。不过,通过不多的几次报班经历,我也感觉到相对于校内教育来说,校外教育确实有吸引我的地方。

校外培训最大的特点,当然是种类繁多,应有尽有。许多在校内无法开设的课程,比如各种乐器的学习,小众运动如马术、滑雪、击剑等,在培训市场上都能找到踪影。虽然很多学校都有特色教育项目,但是义务教育不可能面面俱到,校外培训机构则填补了这片空白。可以说,校外教育给家长们提供了更多选择,也给孩子们提供了更多人生选项。

当然,除了这些大家都可以看到的现象之外,对于我这样的学生家长来说,体验更深刻的,还是校外培训的个性化和针对性。不久前我的孩子偶然报了某个兴趣班,此后,兴趣班老师每个星期都会给我打一次电话,详细讲述孩子在班上的学习情况,问我有什么疑问,对孩子在兴趣班的学习还有什么意见。当时我很震惊,不管是我自己的学习经历,还是孩子的在校学习经历,都没有过这么高频次沟通的“待遇”。这种有针对性的教育模式更尊重孩子的个性特点,更注重孩子的感受,显然满足了很多家长的需求。而学校教育更注重公平和普惠,在个性化方面自然无法苛求。

此外,校外培训还可以更有趣味性。学校教育有一定的学习目标,在当前教育环境下,应试教育仍然是主要内容。但是,我周围就有一些孩子在校外学习做饭、排练戏剧、做科学小实验,既能学到一定的知识,又忙得不亦乐乎。这就是兴趣导向的学习,让孩子在课余时间去学他感兴趣的内容,有什么不好呢?所以,也不用一提起校外培训,就想象孩子们苦大仇深的表情,他们也可能兴高采烈。

相对于学校来说,校外机构和老师有更大的动力去改进方法,吸引学生。技术的进步也在推动教育不断更新升级。我第一次陪孩子上网课的时候,就深深地感叹,现在的培训机构真是有办法,不断地和孩子互动,不失时机地推出一些小奖励,不但把孩子牢牢地吸引在屏幕前,还让孩子学得开心。

当然了,作为一名家长,我也有私心。毕竟工作那么忙,下班后也未必能完全把时间留给孩子。那么,孩子放学后的时间怎么安排?校外机构就成了家长们的好帮手了。让课外班来代行部分家庭教育的职责,或许不是最完美的,但也是很多家庭的现实选择。

总而言之,只要规范发展,合理利用,校外培训就能为教育助力。对于家长来说,关键还是自己先要摆正心态。

首先,不要被过度焦虑的情绪所裹挟,把对孩子的期待值“调整”到合理区间,也不要盲目听信培训机构的宣传,以为报了某个班就能让孩子突飞猛进。以一颗平常心去接纳孩子,选择校外培训,就能与其和平共处。

其次,要了解孩子的特点,在做好家庭教育的基础上为孩子选择校外培训。虽然很多家长工作繁忙,能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有限,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教育机构能代替家长。一些人给孩子报满课外班,或许潜意识中会觉得这是在弥补自己无法陪伴孩子的遗憾。只是,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无可比拟,在花钱报班之前,或许家长们都应该扪心自问:我足够了解孩子了吗?这真的是孩子的需要吗?(土土绒)

——————————

  破解校外培训难题,需要教育结构的深层改革

最近,与“校外培训”有关的话题,又在教育主管部门的整顿性政策下热了起来。从教20余年,每每谈及这个话题,我们这些身在校园的教育工作者都不免感到有些矛盾。长期以来,只要涉及课堂教育的改良改革,校外培训的影响都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校外培训独立于教学计划乃至教学大纲之外,对课堂教育而言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校外培训毕竟是由学生与家长的需求催生的,课堂教育决不能对其视而不见。如何让课堂教育更好地满足学生需求,同时改变使校外培训过度泛滥的土壤,是我们必须关心的问题。

其实,校外培训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以应试为导向,针对考试主科展开的校外培训;第二种与第三种,则分别是兴趣特长类的校外培训和素质拓展类的校外培训。毋庸置疑,令社会各界尤其是教师和家长群体深感焦虑,以至于成为社会矛盾焦点的,从来都是第一种校外培训。以应试为导向的校外培训之所以空前繁荣,又与课堂教育的现状离不开关系。

在我国,中小学教育固然有着丰富、全面的教育目标,但是,学生与家长最看重的,始终是最后的“出口”,也就是选拔性的升学考试。于校外教育而言,不论是“培强”还是“补弱”,其实质目的都是让学生在升学考试中取得更理想的成绩。在课堂教育中,教师当然也希望学生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但是,除了少数一流名校,大多数学校的师资配置,都不足以让教师充分兼顾每一个学生的学习进度与个人特点。在动辄四五十人的大班教学体系下,许多教师仅是依照大纲完成教学任务就已十分疲惫,因此往往只能照本宣科,按照全班能力的平均值把控教学进度,连因材施教都很难做到,更不要说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动力。在这种情况下,校外培训自然成为学生和家长为课堂教育填补不足的第一选择。

与此同时,一个舆论平时说得不多,但在教育界已然不容忽视的问题,也应引起充分的重视——那就是确实有一部分教师,在主动为校外培训推波助澜。长期以来,尽管有关部门三令五申,禁止在校教师在外开设补习班,但是,不论是在中学还是小学,都有一些教师想方设法突破限制,从事校外培训工作。有些教师会在课堂上“藏私”,让学生不得不参与补习,还有一些教师会互相介绍生源。从学校管理者的角度出发,此类现象当然是师德师风失范的表现,但是,更进一步追问这些教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也不难理解,这与教师群体明显低于其劳动负担的待遇密切相关。

面对选拔性升学考试这个硬性的“指挥棒”,学生想要跃过“龙门”,必然要获取足够的助力。如果他们无法在课堂教育中获得需要的东西,求助于校外培训就成了必然的选择。一方面,在应试这件事上,校外培训已经成了相当一部分学生不可或缺的学习工具,乃至于一部分教师都将其视为课堂教育的有益补充;另一方面,校外培训对学生课余时间与精力的侵占,又反过来严重影响了他们在课堂上自主学习的积极性,损害了课堂教育的质量,形成了一种内在的悖论。

面对这种悖论,仅仅满足于用行政指令限制校外培训,恐怕很难取得预期中的效果。只要课堂教育的现状与学生和家长的需求没有发生改变,简单地限制、打击校外培训,只会让同类现象转入地下,变得更难监管。在这件事上,单纯的“治标”没有意义,如果不能从校园一端入手,解决课堂教育这边的问题,校外培训注定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要让课堂教育与校外培训之间既相克、又相生的“悖论”消失,首先必须解决的就是师资问题。当下,且不论师资资源是否在整体上充足,各校之间师资力量分布不均,已是极其明显的问题。对此,有关部门至少应在公立教育体系中大力推进师资力量的平均分配,通过促进教师流动、鼓励名校建设分校、与一般学校合作等方式,让教师的工作能力与压力分布得更加均匀,从而为更多学生享受相对个性化的教育提供可能。与此同时,有关部门也应在条件允许的合理范围之内,尽可能提高教师待遇,只有让教师能够在课堂教育的本职工作中得到合理的回报,才能防止部分教师和校外培训机构缔结“利益共同体”,从内部侵蚀课堂教育。有了更合理的师资分配和教师待遇,学校自然能更顺畅地开展课堂改革,让课堂教育朝着更加个性化、更能鼓励学生自主学习,提高其学习效率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处于“出口”一端的选拔性升学考试,也应加快改革步调,进而从根本上消解“教育军备竞赛”给学生和家长带来的焦虑。有了这些“治本”之策,再加上法制化的政策监管,校外培训的难题届时自然会得到解决。

需要补充的是,作为教师,我并不主张彻底取消应试类校外培训。不论大环境如何改变,总有一些学生和家长会有课堂教育无法满足的特殊需求。我们所希望的,是让校外教育不再成为普遍性的焦虑来源,而要做到这一点,依赖的必然不是“运动式”的对校外培训的打击,而是对整个教育结构的深层改革。(孤心 作者系资深中学教育工作者)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编:钟佳佳
版权声明
      宿迁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宿迁日报、宿迁晚报、 宿迁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宿迁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