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房产健康金融汽车摄影教育生活资讯商企法律社区博客微博游戏家装数字报专题旅行招聘投稿活动
钱都捐出来不心疼吗?这位将积蓄都捐给学子的老人这样说
2021-02-10 13:54  来源:中国青年报  
1
听新闻

一位老人最后的善意

方桂馥的善意还在持续不断地涌现。93岁的时候,住在养老院的他从一个老旧的灰色皮箱里,搜捡出装在铁盒、信封和带拉链的小包里的73张存折,全部捐给了他工作过的学校。当被问起“这些存折存了多少年”时,因早年失聪而不再说话的他在纸上写道:“半辈子吧。”当年12月末,他又翻出12张存折,捐了。

那是在2014年11月16日。这位河北省沧州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沧州职院)的离休教师在此之前,在一张泛着黄边的稿纸上写下遗嘱。遗嘱里要求,他去世后“火葬,骨灰撒在运河里”,存款“全部用在助学金上或扶贫工作上,衣服被子用在扶贫上”。

那个冬天,刚调入沧州职院老干部科当科长的李彬,在办公室里第一次见这个颤颤巍巍走进来送遗嘱的老头。那时,方桂馥在遗嘱里预估自己的存款“有30多万元”。后来,人们发现他捐出的或新或旧的85张存折上,存款从数百元到数万元不等,共计将近40万元,这是过去的40余年里,方桂馥一笔一笔攒下的。他只留给自己9400元以备不时之需。

在之前的几十年里,方桂馥是个不起眼的人。曾同住一个院子里的晚辈也很难从记忆里搜刮出关于他的特殊记忆,仅知道他的俄文好,常给孩子们几块糖,总是一个人孤单单地过。他终生未婚,无儿无女,除了每月需付钱给养老院,顶多再花钱买些烟叶,供他那个常堵的烟袋锅子,或买点茶叶,泡在他那个掉瓷的茶缸里。

方桂馥离休后所住的屋子简陋,桌椅床之外,有一床破被、几件旧衣、一个不知跟随他多少年的旧皮箱、两摞旧照片。沧州职院原工会副主席刘维进常去那儿看他,他见过方桂馥的破洞的袜子,以及擦脸、擦脚共用的毛巾,知道他常给公园的孩子零花钱让他们用在学习上,还常收捡养老院去世老人的旧衣给自己穿。方桂馥爱抽烟、喝茶,但没见他换过自己的茶缸和烟斗。

那家养老院起初属于地方政府,后来承包给个人。“好像(条件)不如原来好”,刘维进就劝他换个养老院,方桂馥搬走没多久又回来了,“他嫌那个地方花钱多一点儿”。刘维进没想到他省下来的钱最后都捐了。

2015年4月,沧州职院用那笔捐款设立“方桂馥助学金”,资助品学兼优但家庭贫困的学生,还商量着帮他换个条件更好的养老院。一开始,方桂馥拒绝了,他那间平房小屋每个月只需要1000多元,更好的需要3000多元。直到他得知原来的养老院要拆迁,才同意搬到老年公寓,那儿有集体食堂,也有护工照料。

在老年公寓安顿好后的一天,方桂馥突然在纸上问李彬:“我的被子呢?”

那床烟熏火燎的破被子,已经被扔掉,换了新的。但李彬撒了谎:“我们把它洗干净了,送给贫困生了。”方桂馥听后笑了。

“要说给他扔掉了,他肯定不开心。”李彬说,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当年方桂馥离休之后,主动从学校的单身宿舍里搬了出来,原因是:“离休了,不能占着单位的房子。”

在近些年常来看他的几个人眼里,他是一个生活极其简朴、不愿麻烦人的老头儿。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编:董阿慧
版权声明
      宿迁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宿迁日报、宿迁晚报、 宿迁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宿迁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