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房产健康金融汽车摄影教育生活资讯商企法律社区博客微博游戏家装数字报专题旅行招聘投稿活动
工作压力大节奏快 谁来保障职场“打工人”身心健康
发布时间:2021-02-01 17:17  来源:法治日报  

● 健康型人力资本面临人口结构和生活方式转变带来的挑战之一,是过度的工作压力、快速的工作节奏导致患病率上升,疾病年轻化态势日趋显著

● 当前,有关劳动者的健康评估主要集中在身体健康,我国法律条例也在职工身体健康损害程度评估的基础上,提出具体的赔偿要求。相比之下,心理健康的评估和应对机制还处于起步阶段

● 员工健康管理不仅是保障员工身心健康、预防职业病的需要,也是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化解法律风险的需要。改善职场员工健康,亟须多管齐下,完善员工健康管理制度

健康型人力资本面临人口结构和生活方式转变带来的挑战之一,是过度的工作压力、快速的工作节奏导致患病率上升,疾病年轻化态势日趋显著。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发布《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21》(以下简称《人口与劳动绿皮书》)得出上述结论。

根据《人口与劳动绿皮书》,健康是影响整个生命周期的重要人力资本构成。目前广泛认可的健康人力资本概念源于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即“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不虚弱,还是身体、心理和社会适应的良好状态”。

《人口与劳动绿皮书》建议,国家应采取更多政策措施,在继续提高就业人口的受教育程度、工作技能水平和劳动生产率的基础上,适度缩短工作时间、增长休闲时间,提倡经常参与体育锻炼的健康生活方式,培养就业人口体育锻炼良好习惯等。

接受《法治日报》采访的专家认为,员工健康管理不仅是保障员工身心健康、预防职业病的需要,也是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化解法律风险的需要。改善职场员工健康,亟须多管齐下,完善员工健康管理制度。

  工作压力大节奏快

  身体健康频亮红灯

手指间歇性抽搐疼痛,颈椎总是酸胀发麻,肩膀时不时发出预警……这些身体不适的状况,冯女士几乎每天都要经历。今年29岁的她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民企担任商务专员,已入职3年半。

冯女士说,这些小毛病几乎是在工作第一年就“找上了她”。尽管公司平时不怎么加班,但是工作时间内强度比较大,再加上工作需要久坐和长时间操作电脑,冯女士的手指会时不时疼痛,有时甚至弯曲困难,颈椎和肩膀更是僵硬肿胀,偶尔会疼到无法继续工作。

因为身体上的疼痛,她曾先后两次前往北京交通大学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问诊,医生诊断她得了腱鞘炎,通过拍片子发现颈椎并无大碍,但是需要好好休养。

“医生直接告诉我,就是久坐和长按鼠标导致的,让我注意休息,可是工作忙起来根本没办法。”冯女士说。她平时也会通过按摩缓解疼痛,但是效果都不明显,疼痛仍然时有发生,“这年头哪个打工人没点儿身体问题的烦恼”。

《人口与劳动绿皮书》研究显示,人口结构和生活方式的转变,导致健康型人力资本面临的挑战之一,是过度的工作压力、快速的工作节奏导致患病率上升,疾病年轻化态势日趋显著。例如,全国第五次卫生服务调查显示,调查地区居民的每两周患病率达到24.1‰,慢性疾病患病率为330.7‰,比全国第四次卫生服务调查的数据有了大幅度提高。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社会法研究室副主任王天玉认为,过度劳动所造成的严重的身体透支,应该被视为职场健康问题的底线。

在《人口与劳动绿皮书》研究团队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向晶看来,劳动者身心的损害不仅会引起个人工作时间减少,还会导致其工作生命周期缩短。当劳动者健康水平普遍下降时,不仅意味着家庭的经济支撑能力在减弱,更意味着社会劳动生产效率将会持续降低,弱化经济增长的成果。

 心理健康问题严重

  尚未得到充分重视

向晶在《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提到,目前广泛认可的健康人力资本概念源于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即“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不虚弱,还是身体、心理和社会适应的良好状态”。

在职场健康话题下,心理问题正在困扰越来越多的员工。

“整晚睡不着,躺床上就想吐,头疼得不行,脖子也疼。”栗女士神情平静地对《法治日报》记者讲述自己心理问题严重时的症状,她的头发染成了有个性的紫红色,笑起来开朗又大方,但她在无数个夜晚“头疼得想撞墙”。

栗女士今年30岁,在北京一家税务咨询机构担任商务兼会计。据她回忆,她有上述症状已经一年多了,实在忍不了才去北京一家医院看了医生,医生诊断她患有双向情感障碍,抑郁和躁郁双向,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2019年末,栗女士因为账上有一分钱对不上,她用了整整一周时间找原因,“对账对到干呕”。因为她的工作面对的都是企业客户,所以服务态度要特别好,而且处理的问题都是雷同的,“尤其是前半个月,基本就是重复再重复,感觉永远望不到头”。

如今,栗女士仍需要服用安定类的药物,头和脖子渐渐不疼了,也基本能够确保在半夜入睡,但还是有轻度抑郁症状。

《人口与劳动绿皮书》提到,根据2018年发布的《中国城镇居民心理健康白皮书》,73.6%的城镇居民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心理完全健康的城镇居民仅为10.3%。

向晶认为,心理压力过大导致的社会适应性降低,无疑会使人的活跃性和创造力降低,进而弱化技术更迭能力,“这样一来,劳动生产率其实是很难提高的”。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海明告诉《法治日报》记者,现实中,我国对于员工身体和心理问题的重视程度存在差异。比如,我国《职业病分类和目录》没有专列精神疾病,职场心理健康问题所致的精神疾病难以被认定为职业病。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编:钟佳佳
版权声明
      宿迁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宿迁日报、宿迁晚报、 宿迁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宿迁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