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房产健康金融汽车摄影教育生活资讯商企法律社区博客微博游戏家装数字报专题旅行招聘投稿活动
三十而“砺”:生于1990的他们,真的长大了吗?
2021-01-14 16:13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1
听新闻

“90后”,真的长大了吗?

“90后”,是否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90后”,到底能不能撑起未来?

当时钟拨向二十一世纪的第三个十年,第一批“90后”们,也悄然走进人生的30岁。这些新时代的同行者们,常被贴上“垮掉一代”的负面标签,质疑曾像潮水般涌来,他们却用自己的方式在激流中勇进。

在最艰苦的地方,在脱贫攻坚一线,是千千万万个他们,以莹莹之光照亮山河,让贫困之苦不再延续。

近日,记者和几位刚刚迈入而立之年的扶贫干部一起,走进他们的“理想三旬”。

百炼成钢的 “博士书记”

一个东部省份的博士毕业生,远赴西北偏远山村扶贫,会面临怎样的考验?

从西安驱车200多公里,翻过盘山公路。沿途的景色摇摇晃晃,把记者引到秦岭腹地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

梅湾村,位于陕西省太白县。这个人口不足一千的村庄气候宜人,常年无夏,占尽秦岭的风光。然而,恰恰因为地处秦岭深处,贫困仿佛一座愚公也无可奈何的大山,世世代代压得村民喘不过气。

“累了吧,路不好走。”梅湾村第一书记陆星笑着攥住了记者的手。如果不是话语间夹杂的山东口音,这个“外来后生”更像是个地道的关中娃。

2018年底,陆星从山东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毕业,通过定向选调生考试,来到梅湾村担任第一书记。

毕业前,陆星也曾有相对安逸的选择:继续深造、去大城市谋得一份体面的工作……几经考虑,他跟随本心,决心到陕西去“学点东西”。

然而,“学点东西”并不容易。

“村情、项目、党建……每一处都是发展中急需解决的问题。”他清楚地记得,刚来梅湾村时,村子的产业基础薄弱,各项扶贫项目都处于萌芽阶段。还没来得及适应环境的他,要应付这么多陌生、复杂的难题,的确有些力不从心。

“当时就想,先从最基础的工作干起,总能有所收获。”陆星用一个月的时间走访全村9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我的三本工作日志里,写满了大伙想过好日子的愿望。”

收集好愿望,接下来就要把它们变为现实。

陆星首先在产业发展上动脑筋。和太白县大部分镇村一样,梅湾村发展的阻力是环境,动力更是环境。因为秦岭生态保护要求,太白县工业发展条件有限,却有得天独厚的生态资源。望着头顶的“雪岭”,陆星和记者分享起自己驻村两年的“游览体验”。

基于已有基础,梅湾目前有二十几户农家乐,以观光农业和乡村旅游为重点的产业布局,每年带来综合效益30余万元。

梅湾村小,来的客并不少。“结合村民的意愿和能力,我们申请了最好的政策条件,每户补贴3万至5万元。”走在整洁的村道上,陆星数着几处农家乐的招牌,“过了今年,我想在村里搞个农家乐协会,统一物价、经营标准,让愿意干的老乡先把头带起来。”

冬至已过,秦岭深处,寒意袭人。

沿着建成不久的通组路,记者和陆星来到村民杨先爱家。

73岁的老杨去年和老伴儿退出贫困户序列。小院里,老杨指着家门口的高速路,和年轻的书记畅谈起村子的未来,“高速一通,咱这儿就在路口,以后来旅游的人会越来越多,村子也会越来越好。”

老杨的“底气”源于这些年的变化。囿于贫困,他和老伴儿相守多年的家一度破败不堪。“他家老屋像个古董,到处都是破漏的痕迹。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看到老杨家的情况,陆星带着驻村工作队多方申请资金修房子,自己还跑到附近村淘来几件旧家具,让老屋里里外外变了个样。

老屋换新颜,老杨的精神头更足了。和他一样,梅湾村263户村民也在悄然的变化里,窥见了村子的明天。截至去年年底,全村贫困发生率清零,农民人均纯收入从2016年的12033元,增长到2019年的15920元。

“全村脱贫任务基本完成,接下来我们还要跟乡村振兴衔接起来。”陆星又盘算起村子下一步的发展。

两年的基层任职时间将满,陆星却不舍得离开。刚来时,有人质疑这位博士书记不过是来镀层金的过客,可学材料的他却觉得自己是在炼钢,“年轻的我们像一块铸铁,只有经过锤炼才能有更好的塑性和强度。”

陆星说,30岁,意味着既要能负重,更要能前行。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编:董阿慧
版权声明
      宿迁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宿迁日报、宿迁晚报、 宿迁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宿迁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