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 健康养生 金融 汽车 摄影 教育 新闻资讯 微信热点 法律频道 微博 数字报 专题 招聘 投稿 活动
想要一夜暴富?揭开“炒鞋”潮背后的投机陷阱
发布时间:2021-04-28 11:45  来源:北京青年报  

揭开“炒鞋”潮背后的投机陷阱

“炒鞋”存在“击鼓传花”式交易链条 应远离“炒物”类资本游戏

不久前,“炒鞋客”们将目光集中到国产球鞋上,如李宁等一些品牌球鞋一夜之间价格暴涨,也让“炒鞋”再次成为业内的热议话题。

“球鞋一面墙,堪比一套房”这句炒鞋圈的名言,折射出不少“炒鞋客”想要一夜暴富的野心,但也已有人为这一野心付出了代价。北京青年报记者4月27日了解到,大学生严某某因炒“期鞋”诈骗137万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该消息火速冲上热搜。而多地警方也曾查获多起与“炒鞋”有关的刑事案件,因此不禁让人思考,“炒鞋”究竟是一种鞋圈文化还是一场“投机陷阱”?

事件

多地警方查获与“炒鞋”有关案件

嫌疑人作案套路类似

苏州虎丘法院消息,该院以诈骗罪对一名95后炒鞋被告人严某某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严某某不服提起上诉。近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告人严某某与被害人黄某均为在校大学生,被害人黄某因“期鞋”交易等原因轻信严某某,并将其下游客户的137万货款转交给严某某,以期获得差价。

在外人眼中,严某某是一个免费为买家分析鞋市行情、提供投资建议,频频在朋友圈晒出球鞋订单的“圈内人”。在黄某眼中,严某某是身价不菲的“鞋圈大佬”,不仅在鞋圈资源很多,美国、韩国等地都有他的专业买手,在成都还有一家实体店,以及一辆兰博基尼的豪车。但其实严某某当时只是一个月薪1400元的实习生,父亲也是普通工人,显然没有能力兑付100多万的货品。而严某某面对黄某的追责想出的办法则是“拖”和“骗”。最终,炒鞋并没有让严某某一夜暴富,反倒锒铛入狱。

在很多人看来,严某某的骗局很容易被揭穿,但是类似这样的骗局却频频在“炒鞋圈”上演着。近些年,多地警方也曾查获多起与“炒鞋”有关的刑事案件,嫌疑人的套路类似,最终也大多以“诈骗”定罪。

揭秘

当球鞋变成“期鞋”

52.8%的限量款价格下挫

是什么让球鞋成了诈骗工具呢?那还得从“期鞋”这个词说起。所谓的“期鞋”就是指买家付款却不能马上拿到的鞋。由于很多国外品牌球鞋的联名款和限量款都会先于国内或仅限某国市场发售的情况,因此在海外购买、运输、通关等均需要时间,这也就让很多消费者对这种“期鞋”交易习以为常。但是,这就让“炒鞋客”有了时间“运作”。

几乎所有涉及“炒鞋”的案件都是因为卖家无法“交货”而产生的。除了类似严某某这样编造谎言,上演“空手套白狼”外,还有一种就是深陷鞋价“击鼓传花”中导致资金链断裂。

2019年,成都球鞋圈绰号“刘饼干”的鞋商被曝欠款一千万“跑路”,后被派出所拘留。随后,“刘饼干”出现并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由于资金不够充足,他以先向顾客收取货款的方式定下一批限量款球鞋,但是等他的上家交付时,该类球鞋价格猛涨。而上家并没有按照约定以原来的价格交付,而是水涨船高,导致其根本无法购入原有货品。由于供货商一般人在国外,没有具体合同约束,“刘饼干”无法向供货商索要赔偿,但绝大部分下家会向他索要赔偿。事实上,这种临期无法交付的情况时有发生,一般是退款了事,但是“刘饼干”选择继续预售赚钱,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弥补。可球鞋价格越来越不受控制,到最后一双6000元卖出去的AJ倒钩鞋,“刘饼干”要花1.2万元从市场高价买回,单单一双鞋就亏本6000元。

“炒鞋”是不是有机会让人一夜暴富呢?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9年,有交易平台统计,截至2019年10月初,一年来全球发售的2211款限量版球鞋价格,以42码为标准。统计的结果是:有1168款球鞋价格在下跌,占比高达52.8%。其中,跌幅最大的一款2018年11月的发售价格为1399元,2019年市场价格只有149元,价格跌去了将近90%。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编:董阿慧
版权声明
      宿迁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宿迁日报、宿迁晚报、 宿迁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宿迁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